本文作者:陳柄菘
著作:返璞歸真(家庭醫學百科叢書)   
作者聲明:
本文所陳述的九大醫療過失內容如有不實或虛構,本人願負任何責任。


事實並不因為故意受到忽視而不存在
英國小說家赫胥黎
前言


  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463-377BC)在為其門徒行醫就職前,有這樣的一段醫學誓詞:「余將竭智以醫術協助病人,絕不以醫術傷害病人。」時至今日,美國的執業醫師就職時的誓約,仍以這位偉大的醫學之父的誓約為主。

  醫學的目的,是要增進人類的健康與幸福,因為醫學的最高動機應是「仁心」,如果醫學的目的不能發揮這種美德,提昇病人的生活品質增進其身心健康,反而造成病人精神上與內體上的痛苦,甚至失去了寶貴生命,這種醫學我們只能稱霸道的醫學,而不是王道和人道的醫學,跟醫學的美意背道而馳。

  但在目前的官療體系醫療現場當中,這種醫學的美意完全背離醫學倫理道德,實令人痛心。在此,筆者根據醫療現場所發生的「重大醫療過失」來加以說明,並對多種個案提出科學佐證和醫療現場證據,尤其是第三項、第五項到第九項的科學佐證。希望國人能正視這些問題,不可再保持沉默,攤開在陽光下,真理將會越辯越明。這些醫療過失是多重的,但大致上可分為三方面。

⑴該治療沒給予正確的治療,導致病人病情惡化或死亡
⑵不當的治療導致病人傷殘
⑶用藥不當或過量導致血氧濃度降低,引起併發症或昏迷和死亡。

整個醫療過程可以說毫無人道,駭人聽聞,本文將首次赤裸裸的把這種醫療過失呈現在國人面前,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些醫學官僚如何的對待病人。

  閱讀全文,您將會對目前的醫學完全改觀。
一、濫用抗生素-每年枉死三千人
  
  一般人通常會認為,目前正統醫學的理論和實務是不容置疑,加上現代科技不斷的進步,所以醫學一定也會跟著進步,甚至有人把醫學當成萬能,尤其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更是深信不疑。再配合行政官僚和媒體的宣傳,造就我們今日對醫學觀的混淆。但往往未蒙其利而先受其害,甚至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而不知,舉例來說:

  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顧問許清曉醫師會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指出:「因為抗生素的」濫用、錯用、導致國內每年至少有二~三千人死亡。他表示:這麼大規模的感染症處理過失,成為台灣十大死亡原因之一」。

  依此類推,在過去短短的十年間,國內至少有三萬人死於非命,而只是感染科還不包括其他科別的醫療過失。雖然內科醫師強調,投藥過程並沒有不當,但每一個人病人的體質不同,能承受藥物的副作用也就不同。例如有些特殊體質的病人,在投藥後血氧濃度降低即昏迷,數天後即死亡。但也有投與多種藥物後引起併發症死亡。這種常態性的醫療過失,每天在各大醫院不斷的重演。由於行政衛生當局的官僚,長久以來並沒有對這種重大醫療過失加以重視,導致悲劇一再的發生。

  試想一般人開車不小心撞傷人會被追究肇事責任。但專科醫師因職務上該注意而未注意,讓人失去寶貴生命卻不須負任何責任。一隻狗被人虐待受傷經過媒體報導,往往會引起社會大眾的關心和譴責。但每年最少三千多個無辜生靈死於非命竟無人聞問,「人不如狗」 ,這就是目前的社會現況。

  有感於許清曉醫師的報告書有關抗生素的濫用引發人命,在此筆者願提供四個真實病案以供國人參考,以說明濫用抗生素的可怕。

病案一:
  多年前,我的父親因病住進台北市立一家醫學中心,所以晚上我也住在醫院照顧他,當天晚上同病房也進來一位新病人,是一個中年男人,身材中等,後來得知他是在台北市環保局當清潔工,從他外表看來,看不出他有生病的症狀,他走路、講話、吃東西一如常人,在病床旁有他的太太陪他住院。他是在當天晚上七點多左右進病房,經過醫護人員的問診後,被醫師診斷罹患肺炎,有咳嗽現象,應該是感冒所引起,問診完之後大約八點多,護理人員給他吊二瓶點滴,然再給他一瓶小針筒的藥,這瓶藥直接打入大瓶的點滴內(應該是抗生素),隔了四個多小時也就是晚上十二點多再追加同一小針筒的藥,這瓶藥也是打入大瓶的點滴液中,不知什麼原因到了凌晨一點多病人全身抽筋很嚴重,他的太太趕快喊叫醫護人員過來,接著進行各種急救,包括給他戴氧氣罩和插管治療,插管時看見病人很痛苦而全力掙扎,而病床上眼見三~四名醫護人員把病人壓制在床上強制插管,經過一至二小時的急救病人已經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到了大約凌晨五點多左右宣告不治,從他走進醫院到死亡時間竟然只有十多小時的生命,他的女兒趕到醫院時已經哭紅了雙眼,而他的太太則無神的呆坐在病床旁,這種記憶讓我終生難忘。我們不要忘了,他昨晚是自己走進醫院而且還好好的。事後沒有人檢討醫療過失,當然也沒有人負起醫療責任。

病案二:
  第二個病案是一位住在苗栗縣湖口鎮筆者的親戚,他是一位中年男子平常身體很好,可以說體壯如牛,在多年前的某一天,他只是小感冒而到市區一家診所看病,看診之後醫師開了一些感冒藥,以及護士幫他打針,然後就回家休息,經過了二個多小時他覺得整個人非常不舒服,經家人緊急送往另一家區域醫院,結果當天晚上他就撤手人寰。後來診所的主治醫師雖然和家屬達成民事和解,但已經無法挽回他寶貴的生命。

病案三:
  接下來這個病案更離譜,這是我的朋友告訴我的,他的姑丈因感冒而到台北近郊一家醫學醫院看診,後來護理員給他打針後,他馬上感覺全身抽筋和緊繃而縮成一團,在半小時後就往生了。家屬連一毛錢也沒拿到,享年五十五歲。

病案四:
  在新店地區醫院服務的一位女清潔工,有一天她感冒到她服務的醫院急診處掛號,之後醫護人員給她打了一針,過了沒多久,病人告訴主治醫師:「我快不能自己呼吸了」,之後她就被送往加護病房,隔天她就死了。一日之間又多了一個冤魂,主事者卻可以置身事外,家屬傷心不已。

二、為了業績作不必要的手術

  衛生署長楊志良先生不久前痛批部份專科醫師禍國殃民,任意摘除婦女的子宮,讓不少婦女身心受創。其實這種商業醫療文化由來已久,他們的理由很簡單:「你又不再生小孩,留下這些器官沒有用。」結果很多無知的婦女子宮一一被摘除,就連卵巢也不見了。目前的浮濫開刀文化從地區醫院到國家級醫學中心作法差不多,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業績和收入。而其他各內外科也都有這種現象,導致中央健保局年年虧損。例如痛風要病人開刀,手關節疼痛要人開刀,心臟脫垂要人開刀,尿酸過高要人洗腎。更誇張的是就連肌肉萎縮症也建議開刀。

  在另一方面,任何行業都有競爭,只有傳統醫學沒有競爭,這種行業穩賺不賠,有了一家醫院好比開了一家印幣廠。他的財源滾滾而來,一批舊客戶消失後,另一批新客戶又自動送上門來,例如動一次骨髓移植手術要價百萬,而這骨髓是善心人士捐的。動一次心臟移植手術要價百萬,而這心臟是人家捐的,血液也是人家捐的。打一次化療費用要價六萬,而這藥物從石油分離出來很便宜。開一次刀動不動幾十萬,不僅如此,而且出了人命可以逃避不良的醫療後果和法律責任。因為他們不對客戶提供任何醫療保證。這種草菅人命的作風,老是把病人當「實驗動物和肥羊」,久而久之也就見怪不怪了。
三、燒、燙傷治療的嚴重過失 病人的傷殘是誰造成的

  一般人會認為,皮膚若受到燒、燙傷,即使送醫治療,往後皮膚也無法復原,必須利用植皮手術加以修補,但不論如何修補仍然會留下疤痕,對病患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這是社會大眾長期以來被正統醫學隻手遮天所誤導。 依據自然醫學經驗法則告訴我們,人體的皮膚即使受損,有自癒的功能,但必須處理得當,當經過正確的治療,完全看不出受傷的疤痕。不論是一級、二級或三級燒、燙傷其復原機率相同。例如,我們如不小心發生意外皮膚受傷破皮流血,即使不送醫治療,幾天之後皮膚也會自動癒合。例如秦偉在電視上公開的展示臉部曾經被火嚴重燒傷的相片,後來他用另類療法簡單的把臉部的傷口完全治好,而且完全看不出疤痕。而又為什麼一般人受到燒傷後到醫學中心治療後,臉部竟然留下令人傷痛的疤痕。另外位於日本奈良縣的山崎醫院,山崎敏子醫師所治療嚴重燙、燒傷病患一至二星期後,新的皮膚長出來而且完全不留疤痕。他的療法很簡單,治療的過程每天只利用遠紅外線照射傷口和塗上預防感染的青草膏就可讓傷口完全復原。也就是說在過去受到燒、燙傷的人皮膚所留下的疤痕,是現代醫學的醫療過失所造成。由於專業醫療不受任何機構的監督,使得目前的醫療體系走向僵化和官僚。這是必然的結局。

皮膚細胞再生的科學理論基礎

  傳統醫學告訴我們,皮膚受到重大燙、燒傷就無法再復原,必須加以手術和植皮,其實醫界這種說法並不正確,事實上醫學中心在治療重大燙、燒傷的過程至少發生了二大重大醫療過失,第一:把病人的傷口全部包紮起來造成皮膚缺氧因而導致皮膚感染而潰爛。第二:把病人推入手術台進行所謂清瘡手術,事實上一個人受到重大燙、燒傷身心受到嚴重的重創,是不可再進行清瘡手術,這種處理方式容易引發病人敗血症和往後的傷口很難復原。 在過去傳統醫學也承認人體皮膚受損後,自體有修復的功能。其理論是當皮膚受傷或燒傷時,纖維母細胞形成膠原蛋白的細胞外網絡,上皮細胞在其上複製後,轉移並重建受傷組織。這雖然能解釋小範圍表面受傷的修復現象,但卻無法解釋較大範圍的組織傷害。首先,上皮細胞無法分化成修複組織的各種細胞類型,例如皮膚的毛囊、皮脂腺和汗腺,上皮細胞沒有這些功能。其次,上皮細胞的複製速度無法達到各種組織快速修復過程的需求。 在過去幾年來,透過大量的科學研究發現,我們所看到的是一種關於再生細胞如何在體內進行自我修復和再生的新觀點。簡言之,當組織面臨極大的傷害時,幹細胞將會從骨髓轉移至該組織,複製並分化成該組織的細胞,完成此修復過程,這種自然的修復過程發生在身體的許多組織器官。

  現在讓我們簡單的描述當組織受到傷害時所發生的過程,受傷部位會釋放一種稱為G-CSF的化合物,此種化合物可以刺激骨髓釋放幹細胞,同時增加血液中循環幹細胞的數量。不久之後,受傷組織又會釋出一種稱作SDF-1的特殊化合物,SDF-1是唯一已知會吸引幹細胞的化合物。當SDF-1和幹細胞表面的接受器CXCR4接合後,會誘發幹細胞表面秥性分子的產生。因此,當SDF-1自受傷組織滲透進入血液循環,幹細胞透過血液循環來到受傷組織,SDF-1和CXCR4的接合導致幹細胞黏著在微血管壁,隨後轉移進入組織,當幹細胞來到目標組織,它會開始複製和分化成該組織細胞,因而完成組織之修復。

  上述的完整修復過程在許多科學的研究中獲得證實,幹細胞被證實參與肌肉、骨骼、胰臟、腦、皮膚、肝臟、肺臟、腸等所有組織器官的修復工作。

但在治療期間,病人若能適時補充任何一種營養素,例如淡水藍綠澡,多重胺基酸、醣質營養素、胚芽酵素等則能催化骨髓幹細胞產生的數量。不幸的是,在醫學中心的藥櫃中,竟然沒有一種對病人有益的生物藥物或生物營養素,大多是一些會傷肝腎的石油衍化物。

  近幾十年來,醫療文化也受到商業化的影響,正統醫學對於能夠促進病患身心健康的療法毫無興趣,因為這些療法不能讓人成名,也不能讓人致富,昂貴的藥物和手術是目前的醫療文化。所以當發生燒、燙傷時他們通常會把病人推上手術台,進行所謂清瘡手術,這種慘無人道的療法,醫院可以拿到高額的健保給付,再配合往後多次的植皮手術又是一筆可觀的費用,病患被當肥羊,造成身心無可彌補的傷害,醫德淪喪到這種地步。

本文重要醫學文獻來自:「幹細胞再生理論」作者:Christian Drapeau。

四、糖尿病人截肢的醫療過失

  正統醫學另外一種慘無人道的療法,就是把糖尿病人無法癒合傷口的腳截肢,讓病人出院後變成殘障,往後必須在輪椅上度過殘生,對病患和家屬造成精神上極大的打擊。每當筆者在街上得知因為糖尿病被截肢坐在輪椅上就心痛不已。

  事實上,根據生物醫學,這些個案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不需要截肢的,只需補充可促進癒合傷口的特定維生素和酵素,就可讓傷口癒合。維生素可以促進傷口癒合、這種營養學知識連小學生也知道。由於糖尿病人體內各種維生素水準都很低,尤其高度的缺乏B群、礦物質和各種酵素,導致基礎代謝雜亂。簡言之,體內特定維生素的不足會引起合成代謝障礙,內分泌失調,尤其是胰臟腺,最後造成傷口不易癒合。

  因此,只要加以匡正補充特定的營養素,就可以讓傷口完全癒合。所以這種毀人一生的官僚醫師實令人無法原諒。

  有關傷口「自然癒合的科學理論基礎」,請參考第三項。
五、血友病的醫療過失

  傳統醫學告訴我們,血友病的原因不明,可能跟基因缺陷有關,因此目前也沒有適當的藥物可以治療。目前大多投與凝血劑以預防出血。但效果不彰,因為這種療法等於沒有對病友作任何治療。所以不少病友最後還是死於出血症或併發症。

  但醫學的事實真相真的是這樣嗎?還是傳統醫學隻手遮天,無視於科學研究所發現的事實。其實血友病是一種營養缺乏症,這種知識一般護理人員都知道,一般專科醫師當然也知道。根據科學研究發現,這種病並不難治,只要補充特定的營養素-維生素k就可治好。

  一九二九年,丹麥科學家達姆(H, Dam)在哥本哈根大學研究時發現,當給雛雞餵以含極低脂肪的飼料後,其軀體的不同部位會出現出血症狀而且還發生了血凝遲緩的現象,達姆起初以為是缺乏維生素C所引起的壞血症,經過了多次的動物實驗,在飼料中加入了大麻籽,雛雞的出血症狀就會消失。由此可得到一個結論,大麻籽中一定含有能預防出血的特殊成份,後來達姆把這種能讓血液凝結的物質稱為維生素K。血液凝結過程有一系列生化生理過程,在血凝過程中,由凝血酶的發酵作用而使血液中的血纖蛋白原細網沉澱而使血液凝結,而維生素K的缺乏會導致凝血酶的不足,就會引起傷口出血無法凝血。在達姆發現了這種維生素後,美國化學家多伊西(E.A.Dosy)完成了其製備,化學特性的測定、合成和生產。由於他們二人分別在理論和實踐上對維生素k做出了重大貢獻,因此分享一九四三年的諾貝爾獎。

  由此可見,血友病只是一種維生素k缺乏症,只要加以補充就可讓病友恢復健康,而且這種營養素並不難取得,不論是國內或國外或其他科學家所研發的複方。由於傳統醫學的官僚、傲慢與偏見,竟然見死不救,最後任由病友自生自滅,真是官僚殺人。有些父母帶著小朋友抱著極大的希望到國家級醫學中心求醫,但所託非人,小朋友從頭到尾根本沒有得到根本的治療而來不及長大。讓家屬痛失子女,情何以堪。不僅對血友病的治療如此,對壞血病的治療更是如此。
六、漸凍人、肌肉萎縮症的原因不明嗎?
  這種病國人應該不陌生,平常我們也可以從媒體報導得知,以目前的醫療來說,罹患這種病之後必須在輪椅和床上過生活,可以說生不如死。我們的主流醫學告訴我們,這種病的原因不明,可能與家族遺傳基因有關,所以目前也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治療。

  一個科學工作者必須公平客觀,態度嚴僅,不可有門戶之見。所謂「醫者父母心」,對每一位病人都應視為至親。即使在自己所學的領域不能治好病人,也應捐棄成見以患者的健康為優先,接納其他醫學領域,以挽救病人寶貴的生命,這是醫學的最高動機和目的。而不是抱殘守缺,執迷不悟,任由病人自生自滅。

  根據科學研究證實,這種病也是一種維生素缺乏症,只要在發病初期給予正確的治療,就可以讓病情獲得控制進而恢復健康。

  早在十九世紀末,荷蘭軍醫依克曼的研究就發現,在實驗室裏,雞患了一種特殊的疾病,從走路不穩開始,全身發生了麻痺現象,如不給予治療就會死亡。經過了進一步研究發現,這種病所引起的神經病變與腳氣病相同,這與雞所食用的飼料不同有關,因為之前雞所食用的粗穀改為白米,依克曼研究指出,在糙米的外皮,有一種維生素,能預防和治療多發性神經炎。後來科學家從米糠中提取出一種營養素-維生素B1。

  維生素是維持人類健康的物質,人體本身不能合成,當人類長期缺乏這些特定的營養素時,就會引起系統代謝雜症,包括神經病變、肌肉萎縮、心臟病和糖尿病等疾病。

  根據生物醫學,神經系統有障礙的人大多患嚴重的營養不良症,尤其是高度的缺乏鉀、鎂、鋅、礦物質和酵素,造成身體代謝功能雜亂。這些營養素是維持生物體供應神經系統正常運作的能源,缺乏它就無法把各種激素釋放到細胞和神經系統中。例如缺乏鉀時,神經傳達即會遲鈍,嚴重時大腦無法指揮末梢神經,結果引起全身舞蹈症或麻痺。鉀和鎂是許多酵素的媒介,沒有它能源生產即告停頓,也無法將血糖轉變成肝醣,也會使肌肉無法正常收縮,引起手腳麻痺或顏面麻痺。漸凍人就是這方面的代表。我們體內的整個神經系統都是導電體,大腦透過此電流的流動誘發各項動作並控制身體功能。所以只要有基本的材料,人體仍然可以在四個月內修補重建神經系統和細胞,但如果病人已經病入膏肓就很棘手。

  在歷史上,維生素的缺乏是導致人類死亡的原因之一。因此有鑑於維生素對人類健康的重要性,近百年來許多科學家對各種維生素的結構其生理和藥理功能進行研究和合成,有幾十位科學家因而獲獎。而其中依克曼(C. E. iikman)和英國科學家霍普金斯(F. C. Hopkins)二人因發現重要維生素,為人類健康提出貢獻因而分享一九二九年諾貝爾獎。

註:近幾十年來,科學家又研究發現多種預防和治療神經炎的複方維生素,但由於沒有太大的醫療商業價值,故往往被專科醫師視為不科學而不予採用。
七、心臟病的醫療過失

  在目前這種愚民教育體制之下,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心律不整或瓣膜脫垂只是一種營養缺乏症。可以利用特定維生素簡單的治好。簡單的說,只要每天適度的補充心臟工作所需要的營養素,讓心室得到足夠的能量,就可讓心律正常或瓣膜閉瑣不全復原。

  由於現代人飲食上的偏食,造成必須胺基酸、礦物質和微量元素嚴重不足,容易引起心臟的營養和能量不足。

  在美國醫師桌上藥典參考手冊(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簡稱(PDR)例舉多種可以預防和治療心臟方面的營養素,以供專科醫師參考。另外還有科學家所研發多種治療心臟的營養素沒有進PDR藥典。這些生物天然營養素大多經過臨床報告和雙盲測試。以證明其療效。

  但很不幸的是,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專科醫師有樣學樣,因為會開這種生物營養素給病人的醫師很少。雖然生物營養素可以讓病人帶來健康,但與昂貴的藥物和開刀相比,幾乎沒什麼商業上的醫療價值,所以一般專科醫師根本不會採用,而會建議病人長期吃藥或開刀,雖然藥物可以緩解病情,但對於病情的復原沒有太大的幫助。至於開刀也只是治標,若是開刀不當所引起的醫療過失致死。醫師也不須負任何醫療責任,但這筆高額的手術費用則保證穩賺不賠。這也導致美國的醫療財政赤字節節高升,幾乎要拖跨整個國家的財政。雖然每年花費幾千億美元的醫療費用,但人民卻越來越不健康,各醫院到處都是心臟病患。這也是目前台灣醫療文化的寫照,不僅心臟科的醫療文化如此,其他各內科也差不多。專科醫師只會要求病人開刀或吃藥,但對於如何重整病人的心臟則毫無作為。

  近幾十年來,生物醫學、物理學和生命科學的進步,許多科學研究都證實生物營養素對人體器官有特定治療功能。其原理是,人體是生物環境,只服從生物定律,生物定律不受化學定律的支配。只可惜行政衛生當局的官僚、傲慢、與偏見,讓真理湮沒至今,使許多心臟病人無法得救而失去寶貴的生命,怎不令人痛心。
八、輸血所造成的醫療過失

  所謂捐血一袋「救人一命」,這句話每一個人都可朗朗上口。的確在緊急情況下,血袋是可以救人,尤其是受意外傷害失血過多的人。但對於慢性病所造成造血功能不佳,輸血只能緩解病情,對病情的復原幫助不大。只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輸血不當可能造成的意外,卻變成了輸血一袋可能「要你一命」。如果沒有在醫療現場親眼目睹,一般人可能不會相信這個可怕的事實。

  事實上,多年前國外的醫療機構就提出警告,由於血袋裡紅血球的氧已經流失,會增加輸血的風險,這種情況已造成很多起輸血死亡案例。可惜我們的行政官僚和醫界卻充耳不聞,任由醫療悲劇一再發生,實令人不可原諒。案例一:二年前一位老太太在北部一家醫院接受輸血,半小時後呼吸急促,隔天就呼吸衰竭死亡。案例二:三年前一位六十多歲先生因病住進南部一家醫院,接受輸血後十五分鐘也同樣產生呼吸急促,結果隔天凌晨就死亡。這種悲劇都常發生在各大醫院和醫學中心。

  其實這種悲劇是可以預防的,而且方法很簡單,只要在輸血前利用O2處理血袋,讓紅血球的氧還原,也就說讓紅血球吸氧達到飽和狀態再進行輸血,經過這種流程就不會發生輸血意外。另外一種更好的方法,在利用O2處理血袋的同時,混合四十單位濃度的臭氧,臭氧可對血袋進行消毒,這是目前德國少數先進醫療機構處理血袋方式。一般未經過O2處理的血袋大多呈現暗紅色,但是經過O2處理過後血袋馬上轉變成鮮紅色的血。因為紅血球的鐵對氧很有親合力,帶氧紅血球立即被還原。其實以目前現有的技術和設備,以這種方式處理血袋並不難。只是行政當局的官僚,再加上醫界的僵化,造成每年大約有幾百位病人無辜死亡。沒有人會去檢討,也沒有人願意改革,當然也沒有人會被追究醫療過失,所以也就不須改革。這就是我們的官僚醫學。
九、癌症的嚴重醫療過失 癌症病人到底是怎麼死的

每一個人都該知道,我們目前這場對癌症的戰爭,是一個騙人的事。  
二度諾貝爾獎得主 鮑林博士

  我們的官僚醫學在過去十幾年來創造了二項有目共睹的奇蹟。第一:我們的中央健保醫療費用由八四年的一千六佰多億元,進步到去年三千八佰多億元。(然而慢性病十大死因不斷的攀升)。第二:我們的癌症每年死亡人數也由當年的二萬多人上升至目前三萬八仟多人。也就是說醫療費用花的越多,癌症的死亡率就相對提高。每年浪費巨額的醫療經費去做一些毫無意義的治療。根據台大醫院腫瘤化療室所例化療所引起的副作用包括肝臟損害、肺臟損害、腎臟損害、休克、嘔吐、掉頭髮、心臟毒性、神經損害、血尿、血球下降等等。而且經過醫學證實,內臟損害就很難復原,因此有些病人在投藥數星期後就引起併發症死亡。

  根據美國國立癌症研究所(NCI)一九八八年版(癌症病因學)三千頁的一段報告書指出,使用抗癌劑治療之後,除了原先的癌之外,還會衍生新的癌症出來。該報告指出:「因乳癌、肺癌、卵巢癌、荷西金氏症接受抗癌劑治療者,白血病增加。因乳癌以及多發性骨腫瘤等而接受治療,則膀胱癌增加。如果是白血病則肺癌增加。如果是卵巢則大腸癌增加。」(第三卷一四六二頁)。

   在臨床上,許多病人接受化療後不久又復發或轉移也是這個原因,因這些高劑量的毒藥,本身是一種高度的致癌物,會引發新的癌症是必然的。不僅如此,NCI另外一段報告書也指出:「接受放射線的子宮頸癌患者調查發現,即使使用放射劑量很少,也會引起白血病、直腸以及陰道的癌症。如果使用數千拉德放射之時,也會引起膀胱癌、骨癌、子宮體癌、淋巴腫等等(一四一二頁)」。

  事實上,早在一九四六年,美國癌症學會就發表了由五個卓越醫學研究工作人員一篇表達二十頁的報告:「X光伽瑪線可能造成惡性骨腫瘤,因此根據證據可以作出結論,X光和雷射錠不應用於癌症治療,照射療法使身體衰弱,減低抵抗力,如果輻射太強可能造成死亡。許多癌症病人死於過度輻射治療。」

  根據已故美國加州大學瓊斯醫師(Dr. Hardin Jones, M.D.)所作的三十年癌症統計數字:「不接受任何治療的癌症患者的存活期平均是接受傳統療法患者存活期的四倍。」信與不信由你:例如多年前台大醫院有一位劉醫師罹患肝癌,經過台大醫院的治療,結果在三星期後因肝昏迷而死亡。以劉醫師三十六歲的年齡,即使不做任何治療,以一般經驗而言仍可存活三年,但他接受治療只活三個星期。請問這種療法跟殺人有何不同?而這個案例只是整體癌症醫療的冰山一角而已。

  一九八八年,美國議會技術評價局(OTA)癌症療法調查報告,被整理出一份長達三00頁的報告書,該報告引用美國癌症研究團體紐約大學,芝加哥大學和愛因斯坦大學等二十多所大學和研究所所作癌症治療實驗。這是一九八四年一月至一九八五年七月,以七四三位病患為對象,但醫療的結果卻出現令人諷刺的結果。第一組投與多種藥劑,雖然出現了腫瘤最高反應率(腫瘤變小),但病人的生存期卻很短。

  有些病人在藥物投與數星期後即死亡。第三組藥物投的最少,雖然腫瘤的反應不佳,但卻活的最長。 這個實驗也證實了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所說的話:「癌症患者不要去攻擊腫瘤,這樣反而可以活的比較長久」。這段報告書足以戳破官僚醫學一貫的技倆和謊言,也可以讓社會大眾認清事實真相。所以大耳朵我們都被騙了。 治療會破壞免疫系統,而免疫是人類的求生執照。試想副作用如此強的化學藥物,會造成各種內臟損害反而縮短病患的生存期,這是必然的,也是一種常識。

  例如子宮頸癌是一種不太會致命的癌症,因為它大多沒有腫瘤也不會疼痛,但國內每年卻奪走一六○○多名婦女的生命,也是因為這些毒藥的副作用引起併發症而死亡或藥物副作用引起癌症轉移而死亡。

  癌症根本無法利用抗癌劑治好的疾病,在科學的理論上早已獲得證實。但所謂的權威癌症專家為了自身的利益仍不斷的提出抗辯,讓很多不知情的病人受害,令人不齒。在一九八五年時任美國國立癌症研究所所長德維達先生就在國會出證言:「從分子生物學來看,使用抗癌劑無法治好癌症,在理論上已經獲得證實。因為分子生物學的發達,癌細胞會操作自己的遺傳基因,使抗癌劑無效。」不僅無效,而且還會加速代謝惡化,引起併發症死亡。事實上很多病人最後並非死於癌症,而是死於治療所引起的副作用。而在醫院有些病人會聽從所謂權威醫師的建議,用自費方式買新藥治療,結果最後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在醫學中心這種案例不勝枚舉,令人不勝唏噓。

  基於以上討論,我們可以了解,所謂化療、放療或標靶療法可以提高五年生存期並延長病人的生命,只是一場騙局。科學證據,鐵證如山,不容狡辯。也就是說,這是西方醫學史上千古以來的最大騙局。這場騙局對癌症病人而言是一場災難。


世界首席癌症專家的一段演說


  筆者按:德國艾塞爾醫師(Dr. Joset Issels. M. D.)治癌三十餘年,著作等身。治癒病人逾萬,且多數病人就醫時已進入癌症末期。因其治癌方面的空前成就,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網放映了為他拍攝的紀錄專輯。英國政府衛生局派遣了一個癌症專家小組訪問了他設在西德的癌症醫院,給予極高的評價。一九八0年,艾塞爾醫師應邀美國發表學術演說, 題目是:癌症免疫療法與整體觀念。目前所謂癌症正統療法,只停留在以毒藥殺死癌細胞這個層次而已,這種見樹不見林的療法被稱為正統療法,但對於如何重整病人的免疫和健康完全沒有作為(筆者另有一篇專題演講:癌症免疫療法-腫瘤誘導自體分解的科學理論基礎)。

  值得一提的是艾塞爾醫師從不對病人使用會致命的化學治療和會致癌的放射鈷。看看別人想想自己,難道國內所謂的癌症權威醫師,你們一點都不會覺得慚愧嗎?茲節錄演說中的一段話,以說明目前正統醫學癌症療法的過失。
  

  「如果新的研究結果發現傳統觀念有缺點,則應力以糾正;如果傳統觀念完全錯誤,則應加以揚棄,但是對於治癌而言,正統醫學卻不遵守這項法則。局部觀念已經變成一種「教條」,雖然已經一再證明這種觀念錯誤,正統醫學卻抱殘守缺,執迷不悟。如果我們打算癌症的治療,只有大徹大悟,改弦易轍,除此之外,別無良法。」

   「如果一種療法不管他的手段改善得如何完善,並且花費了數十億美元的研究經費,經過幾十年後仍然不能改善療效,那麼基本理論一定有問題。本人深信,目前的傳統療法在基本理論上完全錯誤。」

   「過去一百多年來,傳統癌症療法以局部細胞為其理論基礎,無法證明其理論正確。今日我們回顧過去,必須承認這種觀念大錯特錯!為什麼?因為他把病徵腫瘤誤認為癌症原因,而忽略了導致腫瘤生成的病理情況。」

   「自本世紀以來,世界各國的許多醫師一再強調癌症的整體療法,可惜正統醫學界充耳不聞。」

   「目前情況已有改變,過去十餘年來,免疫學的研究成果完全支持癌症的整體觀念,研究成果證明身體抵抗癌症天賦本能的需要性。在歐洲,已有許多支持傳統療法知名之士呼籲揚棄局部觀念,而採用整體觀念。」

   「但是癌症患者卻數以萬計的成批死亡,因為執業醫師無視研究成果。」

   「過去三十年來,傳統療法在原則上毫無新奇之處。傳統療法千瘡百孔,病人接受的仍舊是手術、放射、下毒。對於如何重生病人的抵抗力,毫無作為。」


後記

  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任何一種學說或主流思想被廣泛採用,往後即使發現有缺失或錯誤,也很難被導正,因為人們往往無法接受新的思想觀念,必須經過一段很漫長的時間。例如哥白尼的日心說,哈維醫師的血液循環說,達爾文的物種進化論等,在當時的社會對舊學說深信不疑,因為人們已經根深蒂固習慣那種觀念,而今日醫學所面臨的問題醫學本身不遵守科學所發現的事實而有所修正,仍然抱殘守缺,執迷不悟。以商業利益為考量,利用舊思維的醫療方式,造成眾多病人無可彌補的傷害。而媒體已成為既得利益者宣傳的工具,完全無視於眾多病人所受到的傷害,才養成這樣一個無可制衡的醫學巨獸。最不可原諒的是他們隻手遮天,讓真理湮沒至今,讓無辜的生靈死於非命,這是社會的悲劇,只是這些官僚對這種悲劇已經麻木不仁。

  事實上目前的醫療體系是由財團、政客和行政官僚三角關係的結合,這種利益團體的結合阻礙了醫療的改革。在國外也有類似情形,例如美國的藥物管理局(FDA)委員一半以上都是藥商代表,其中一個幕後集團是生產石油為主的「洛克菲勒基金會」,他們操控FDA委員和國會的議員,任何藥品的上市與藥物有關的法律條文的制定由它們掌控,而長期成為一個很大的醫療黑洞,造成整個國家的財政赤字惡化,幾乎要拖跨整個國家的財政。

  基於以上討論,我們可以了解,如果我們不能從這惡夢中驚醒,總有一天,我們有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造成傷殘或提早對上帝報到。希望國人不可再保持沉默,來保護捍衛自己的權益。不要期望這些官僚會有所改革。

化學治療藥物的副作用

  筆者註: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以下這些毒藥大多來自於洛克菲勒石油公司,他們會操控FDA委員以取得合法上市。不過他們會換湯不換藥不斷的「推陳出新」,宣稱可以治癌來迷惑世人,讓病人和家屬抱著無限的希望,並藉此提高售價以取得更高利潤。這些石油衍化物被醫學證實會造成肝臟損害,腎臟損害、肺臟損害、神經損害、心臟損害等,所以有些病人在投藥後數週就死亡。而我們的官僚醫師會告訴病人,治療後可以提高五年的生存期,很多人也深信不疑,後來才知道只是一場騙局,但已經沒有後悔的機會,這是很多癌症病人的宿命,令人不捨。


本文節錄台大醫院化療室

以下所列是常見化學藥物的副作用:
Actinomycin:骨髓抑制、噁心、嘔吐、注射部位外漏時潰爛、口腔破皮、皮膚變化
Ara-C:噁心、嘔吐、骨髓抑制、偶有口腔炎。
BCNU:骨髓抑制、噁心、嘔吐、肝臟損害,肺臟損害、腎臟損害。
Bleomycime:肺臟損害、發燒、休克、過敏反應、皮膚反應、噁心、嘔吐、掉頭髮
Busulfan(Myleran):骨髓抑制、肺部纖維化
Carboplatine:噁心、嘔吐、骨髓抑制、腎臟功能損壞、聽神經毒性。
CCNU:骨髓抑制、噁心、嘔吐、掉頭髮、腎臟損害、口腔破皮。
Cispiatim:骨髓抑制、嚴重噁心、嘔吐、神經損害、腎臟損害、聽覺損害。
Cyclophosphamide:骨髓抑制、膀胱損害、腹瀉、噁心、嘔吐、肝臟損害。
Daunorubicin:骨髓抑制、掉頭髮、心臟損害、注射部位外漏時潰爛、噁心、嘔吐、口腔破皮。
Doxorubicin:骨髓抑制、掉頭髮、心臟損害、皮膚改變、噁心、嘔吐、口腔破皮、注部部位外漏時潰爛。 (Adriamycin)
DTIC:骨髓抑制、噁心、嘔吐、類似感冒症狀、肝臟損害、掉頭髮。
Epirubioin:骨髓抑制、掉頭髮、心臟毒性、噁心嘔吐、口腔破皮、注射部位外漏時潰爛。
Etoposidel:骨髓抑制、低血壓、過敏反應、掉頭髮、腹部疼痛。 (VP-16)
5-FU:骨髓抑制、噁心嘔吐、掉頭髮、口腔內破皮、皮膚色素沈著、動作不協調。
Hydroxyurea:骨髓抑制、噁心嘔吐、口腔炎。
Idarubicin:骨髓抑制、掉頭髮、心臟毒性、噁心嘔吐、口腔破皮、注射部位外漏時潰爛。
Ifosfamide:噁心嘔吐、血尿、血球下降、掉頭髮、嗜睡、腎臟損害。
L-asparaginase:休克過敏反應、神經損害、中樞神經功能不良、肝臟損害、血糖上升、胰臟損害及易有出血傾向。
Leukeran:漸進性骨髓抑制、噁心嘔吐、月經不調。 (Chlorambucil)
Methotrexate:骨髓抑制、口腔內破皮、肝臟損害、肺臟損害、噁心嘔吐、腹瀉。
Mithracin:骨髓抑制、臉部潮紅、出血傾向、噁心嘔吐、皮膚改變、肝臟損害、腎臟損害、口腔內破皮、燥動、低血鈣。
Mitoxantrone:骨髓抑制、噁心嘔吐、心臟損害、掉頭髮、皮膚及小便顏色改變。
Mitomycin:骨髓抑制、噁心嘔吐、掉頭髮、口腔內破皮、注射部位外漏時潰爛、腎臟損害、肺臟損害。
Procarbazine:骨髓抑制、精神憂鬱、神經損害、噁心嘔吐、皮膚反應、和含有酒精的飲料一起服用會有副作用。
6 mp:骨髓抑制、噁心嘔吐、口腔炎。
Taxol:骨髓抑制、急性過敏反應、掉頭髮、神經損害(手腳麻)、腹瀉、皮膚潮紅、肌肉關節酸痛、疲倦、口腔破皮。 (Paxlitaxel)
Taxotere:骨髓抑制、過敏反應、掉頭髮、神經損害、腹痛、腹瀉、皮膚變化、指甲變化、疲倦、口腔破皮、體液存積。


癌症三個醫療慘案

病案一:
 這是一位住在苗栗的客家中年男子,他的工作室從事陶瓷工作,他的脖子無意中發現一個小硬塊,被診斷為鼻咽癌,但工作生活作息與正常人沒兩樣,可是他所遭受到的悲慘命運令我終身難忘。他到台中榮總開刀後醫生割他的舌頭皮去補開刀的傷口,使他沒辦法吃飯,可是他的左臉頰又被放射線燒了三十次,以致左臉頰骨嚴重鈣化,沒辦法張口喝水,後來醫生就從他的胃用刀挖個洞,再用一條軟管把食物灌進去。

  當我第一次進入他的病房時差一點吐出來,因為他的一部分胃酸從胃的旁邊流出來,氣味充滿整個病房。他的體重從接受治療前五個月的五十八公斤變成三十三公斤,可以說皮包骨,在病房內有他太太及他二個小兒子,我們四個人只做一些簡單交談,其他時間我們在病房內默默無語。看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我也不知道要講哪些安慰的話才好。他的太太含著淚光對我說,她先生之前身體很好,這幾年健保卡一格也沒用,他們本來是相信傳統的治療,會被治療變成這樣,他們實在很無辜。醫生當初要割她先生的舌頭也未經過她的同意。在病房內,他的二個小兒子一直注視爸爸的眼神,他們似乎知道他們親愛的爸爸即將離開他們,以後必須與媽媽相依過日子。這是個家庭悲劇,也是整個社會的悲劇,只是沒有人對這種悲劇負起任何責任,也沒人再去關心他們母子的未來。


病案二:
  這是一個住在新店的中年婦女,她罹患胸腔癌,被台大醫院做放射治療三十次,放射劑量總共六千拉德,可是她的胸腔被放射鈷燒得焦黑,像木炭的顏色一樣。治療結束後她的消化系統完全無法運作,也無法進食,而且一直嘔吐,必須以點滴來維持生命。在沒有被治療之前,她的飲食消化系統完全正常。她的女兒打電話到台大醫院詢問,醫院的回答是應該不會這樣吧!過了幾個月後她就走了。

病案三:
  這是一位住在士林外雙溪半山腰的彭小姐,她任職於銀行界。她因罹患乳癌而整個乳房被切除,但在手術時傷及神經,所以她的右手無法拿東西也無法拿筆寫字,變成完全殘廢,而且手一直有水腫現象。她的乳房手術的傷口一直無法完全癒合,醫生就對她施打化療,結果引起傷口潰瘍,後來醫生就割她臀部部位的皮去補乳房潰瘍的傷口,結果並未成功,變成上下二個傷口同時無法癒合,走起路來像殘廢一樣跛腳。

  接下來她又被放射鈷的照射,結果把她的肩膀和手臂也考得焦黑,她全身上下幾乎體無完膚,當我到她家去看她時,我們交談沒幾句,她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然後慢慢細說她這一段期間所遭遇悲慘的命運,以及她的榮總主治醫生不斷對她言語上的羞辱,是她傷心又難過,在旁邊還坐有一位印尼籍的女傭。我對她所遭受的境遇,令我「刻骨銘心」。在我回家的路上,我曾深深地嘆息,因為她的免疫系統全受到破壞,她已來日無多,即使有仙丹妙藥也很難挽回,這是個社會的悲劇。